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60年代,小商人、环保主义者的博客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未有所闻,未有所见

 
 
 

日志

 
 
关于我

一九六十年代生于福建闽西小城长汀,高中之前没有离开过家乡。 经历过厦门大学、景德镇陶瓷学院、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广东石油化工专科学校(现广东石油化工学院)等高校学习、工作,外资厂打过工、香港卖过苦力,现在广东经商。 自以为是有思想的人,不愿做封建统治下的奴才。 对社会的看法:珍惜现在,并不是要忘记过去,记住历史,也不是要清算旧帐,而是要悲剧不重演。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梨花又开放  

2010-06-10 13:3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郑伟《梨花又开放》

 

引用

郑伟梨花又开放
  ——献给母亲的歌

(温馨提示:请你便用耳麦,以获得更佳效果)

 

忘不了故乡,年年梨花放

染白了山岗,我的小村庄

妈妈坐在梨树下,纺车嗡嗡响

我攀上梨树枝,闻那梨花香

摇摇洁白的树枝,花雨满天飞扬

落在妈妈头上,飘在纺车下

给我幸福的故乡,永生难忘

永生永世,我难 忘

 

重返了故乡,梨 花又开放

找到了我的梦,我一腔衷肠

小村一切都依然,树下空荡荡

开满梨花的树 下,纺车不再响

摇摇洁白的树枝,花雨满天飞扬

两行滚滚泪水,流在树下

给我血肉的故乡,永生难忘

永生永世,我不能忘

(一)

    小时候,我的家在偏远山村。家门口的山冈上,有一小爿平地。平地的周围,种满了梨树。每年春天三月,梨树都会开放。漫山遍野的白梨花,染白了整个山冈,还有我家的小村庄。那一幕煞是美丽,让人终生难忘。  
梨花又开放 - 郑伟 - 教育民工的博客
    那时,家里的里里外外母亲都要操持。我穿的粗布衣服和鞋子,都是母亲自己纺布缝制的。时至今日,我仍然依稀记得母亲做鞋的程序。先是用面粉熬点浆糊,把鞋 形布片层层粘起 来。做好鞋底后,再用锥子在鞋底上钻眼,之后便用针线把鞋子制好。记得母亲钻眼时,时而用锥子在头发里擦擦。有一次,我忍不住问母亲为何这样。“会感觉锥 子好使一点。”母亲笑眯眯地说,抚摸着我的小头。
   每年梨花开放时,只要天气
阳光明媚,母亲都喜欢坐在梨树下纺布。那时我才几岁,比较淘气。每次,我都会爬到树上,摇摇那些梨树枝,让梨花纷纷飘落下来。那时,母 亲还年轻。齐耳的短发,为母亲添了几分清秀。梨花落在母亲头上,停歇在纺车上,不愿 离 去。母亲没有骂我的玩皮,而是看着我笑,时而拨弄着发丝。
    那一年,我考上了重点大学,实现了人生目标的第一步。我背着行李,怀揣着
父母的叮嘱,像小鸟远走高飞一样,我离开了故乡。                   
    念大学那几年,为了给家里省点钱,四年我都没有回家。不过,我一直跟家里保持着通信。家里只有父亲识字,母亲只能通过父亲跟我说话。每一次,父亲都说家里 还好,让我专心念书,不要担心家里。我毕业多年后,有一次问及母亲时,父亲说,母亲的背有点驼了,头上已有了苍苍白发。
    有一年,终于我有了一次出差的机会,而且幸运的是,去目的地正好要经过家乡。我中途下了车,
归心似箭地急行了二十里山路,中午之前赶回了家。到家时,母亲不在家。父亲说,母亲上山砍 柴去了。我放下行李,拔腿便往山上跑。半山腰,我看到了多年不见的母亲。
待到明年梨花又开放 - 郑伟 - 性灵的冲动
 
    母亲背着一捆柴,手里拄着竹杆,一步一步从山上的石阶走下来。母亲战战兢兢挪动着双腿,整个人摇摇晃晃着,像棵弱不禁风的小草。见状,我急忙跑上石阶,帮 着母亲把柴从背上取下来。“母亲,歇息一会吧,你别劳累了!”我只说出了一句话。此时,恐怕再多的话都是多余的。泪水悄悄从我的眼里滚出来,滴在母亲那件穿了多年的兰色卡叽衣衫上。
    柴取下后,母亲顿感轻松。她直了直腰,摆了摆头,喘了口气。“儿啊,你回来了!”母亲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多年来,母亲的习惯就是抚摸我的头。母亲微笑 的那刹那,我发现母亲额上的皱纹,让人不禁心疼起来。“嗯,母亲,我回来看你了!”我背上柴,拉着母亲的手,一起回到了家。
    我回家那顿饭,吃得很丰盛。父亲见我回来,趁我上山找母亲时,去集市买了点肉,去菜畦里采了点蔬菜。母亲想起窑里还有几斤老腊肉,也叮嘱父亲拿煮了一块。
    两天后,我要出发了。我临行时,父亲和母亲都来送我。我们出了家门,站在山坡上的梨树下。山风吹来,不时有梨花随风飘散。我们说着话,几片梨花掉在母亲头 上。我没有为母亲拂去花片,让花片留在母亲的发丝上。母亲坐在纺车旁的情形,在我的回忆中是那样美好。
    离家羁留异乡时,我时常会想起山坡上那些梨树。它们还在吗?还每年开花吗?有时候,我也会给孩子讲起奶奶和爷爷家门的梨树。每次收到父亲的信时,我都会想 像在那棵梨树下,
母亲坐在那辆纺车旁的情形。如果时光能倒流回过去,那该多好啊!若能这样,我一定会爬上梨树,不停地摇动树枝,让那梨花漫天飞舞,让花雨飘 撒在母亲的黑发上,散落在母亲的纺车旁。
    终于有一年,当我和妻儿回到故乡时,母亲已不在人世。母亲的坟,就在那棵梨树下。我们伫立在母亲的墓前,长时间地沉默无言,任凭花片混着泪水,一齐掉在母 亲的墓上。
    那一年,我们与母亲有了一个约定。我们决定每年梨花开放时,都要回来为母亲扫墓。母亲已烙入我们的身体,成为了我们的一部分。无论我们身处天涯或海角,都 会刻骨铭心地记住一件事——待到明年梨花又开放。
    这个约定,注定会伴我们一生。  

(二)
    你听到的这首歌,是一首叫《梨花又开放》的老歌。纯朴自然的歌词中,透露出一种凄美与酸楚,埋藏着出浓厚的思乡情结和对母亲的挚热之爱。二十多年前,还在 上大学的我初次听到这歌时,灵魂为之震撼,竟为其流泪多次。对于漂泊异乡的游子,思乡是喜悦,也是伤恸。
   从那时起,我便开始构思这篇小文了。多年来,我曾无数次地有过把感受写下的冲动。小文写成后,我多次修改后,却也一直不敢发布。我必须承认,我没有能力写好此文—— 这个话题是何等厚重,何等博大!我的笔力又是如此寒怆!我写文 章时经常落泪,而这篇文字让我落泪的次数最多。我只能流泪,让泪水来代表一切——除此 之外,我还能怎样呢?
   
不擅长写情感的细腻,况且这次面对的是最厚重博大的情感。应该说,这篇是我改得最多,可能也是我的最差的文字之一改来改去,我最终决定采用第一人称,构思一点故事情节来叙述。我顾不上读者的评论,今天索性斗胆将它发布出来。
    那就请允许我谨以此文,献给我们伟大的母亲吧。



    下载:
《梨花又开 放》Mp3:
http://www.70time.net/mp3/%C0%E6%BB%A8%D3%D6%BF%AA%B7%C5.mp3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