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60年代,小商人、环保主义者的博客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未有所闻,未有所见

 
 
 

日志

 
 
关于我

一九六十年代生于福建闽西小城长汀,高中之前没有离开过家乡。 经历过厦门大学、景德镇陶瓷学院、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广东石油化工专科学校(现广东石油化工学院)等高校学习、工作,外资厂打过工、香港卖过苦力,现在广东经商。 自以为是有思想的人,不愿做封建统治下的奴才。 对社会的看法:珍惜现在,并不是要忘记过去,记住历史,也不是要清算旧帐,而是要悲剧不重演。

网易考拉推荐

转:文笔峰下一段尘封的往事—大跃进时代的河南南阳唐河县委书记  

2009-01-17 15:16:19|  分类: 读史有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笔峰下一段尘封的往事

  走过现在的文峰广场,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漂亮、典雅、大气的休闲广场。此时古朴的文笔峰,深沉厚重的躯体在现代材质的装饰下,多少显得有些别扭。那一刻,我突生一种感觉,觉得这华丽别致的外衣下好像掩盖了些什么,感悟到覆盖在文笔峰下的华丽外衣只是一张面膜,真正的内涵还在那片土地上。深藏在文笔峰下的历 史和故事,是挥不去、抹不平的,永远会随着人们讲述和流传,深深地铭刻在人们的记忆中。

 

 听说在前些年,文笔峰塔西侧200米处还有一大三小的荒坟,其实是一大三小的土堆,荒草凄凄,没有墓志。其实,这三个不起眼的土堆下面,掩埋着一段唐河尘封的历史悲剧---他们就是唐河曾经的一任县委书记---毕可旦,及其三个女儿的坟墓,毕可旦,曾在唐河历史上抹下了沉重的一笔。现在,这些墓已经迁去了南阳蒲山,留下的是一个繁华的广场和商业住宅区。

31.jpg (31.35 KB)

2008-10-11 21:17

 我打听了一些知情人,据说,毕可旦死后,又先后又有三人自杀身亡!一是毕的妻子刘桂芝。当年从井下被救出后,她满怀悲愤地守着丈夫与三个女儿的遗体,办 完了后事,又找有关领导反映了毕的冤屈。然后,在毕自杀后的第五天,她悬梁自尽,终于随夫亡命而去!二是县委司务长随后也自杀了。恐怖气氛下,当时县委那位胖胖的司务长,受惊吓过度,也于毕死后第三天,上吊自杀!三是毕的大儿子毕剑明多年后,竟也自杀了。

  毕可旦的大儿子毕剑明当年因在外地上大学,幸免于难。毕剑明后来在南阳酒精厂工作。他曾多次上访写信,为父亲之死申冤。其中给中央文革小组写的反映信,于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受到有关调查,毕剑明遂跳楼自杀!至此,毕家十七年内先后六口人自杀身亡!毕的小儿子毕剑增因被母亲顶出水面而获救,据说曾在南阳工作。

    小时侯曾经听父辈们讲一些零碎的生活片段,饿死人、吃大雁屎,挖地里的坏红薯、吃草根、豌豆秧的故事在现在的年轻人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不少老人还在教育自己的后代:能吃饱肚子就是幸福!听父亲说,由于饿的太狠,我们村的的有个人在押运向上级交售粮食的时候,偷偷把小麦籽吃了满满一肚子,结果喝了水之后腹胀而死。象这样的悲剧枚不胜举。想起这些,勾起了我了探究那个年代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念头。我在网上搜索了有关毕可旦的资料和相关事件,了解了那个“ 大跃进”年代的那个可悲的往事。

  毕可旦生于1919年,系山东荣城石岛镇甲子山村人。1944年入党,历任区工作队员、区长、县公安局秘书、副局长、局长、河南省公安厅政治部副主任、一处处长。1957年7月初毕可旦要求到基层工作得到批准,携妻带子从郑州来到唐河县任县委书记。

  上任伊始,毕走村串户,访贫问苦,当了解到“三会堂”危害唐(河)、桐(柏)、泌(阳)三县交界处,仅用三天就肃清了匪患,一时名声大振。这年夏秋两季粮食丰产丰收,1958年1月河唐县委第一届第二次会议上,毕再次当选县委书记。春风得意的毕可旦,按上级要求大炼钢铁,建起炼钢炉4617个,将锄 头、铁锨等农具也扔进炼铁炉,让80多岁的老太太拉风箱,他还对上级检查的领导说:“看,我们的老太太都能炼出钢铁。”结果造成劳民伤财。

32.jpg (32.33 KB)

2008-10-11 21:17

 为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在大炼钢铁的同时,唐河县一哄而上建立起了农民大食堂4389个,建立了机关、学校、幼儿园、妇产院、敬老院食堂995个,“一阵风”,全县人民全部过上了就餐下食堂,吃饭不要钱的“好日子”。

33.jpg (43.38 KB)

2008-10-11 21:17

 为了跃入全国卫生先进县,毕可旦又命令唐河县开始全县搬家,毁掉一家一户的厕所、粪坑,烧掉木制家具(据说易细菌感染),男女分别集中住宿。为了大办民兵师,唐河县仅用一个月时间,民兵就由4万多人增至40多万。为了“大兴水利”,全县一下子动工修建33座中小型水库。由于缺乏勘测设计、选址不当,建材紧张,大部分工程半途而废,耗资巨大。

35.jpg (53.06 KB)

2008-10-11 21:17

 在“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口号刺激下,虚报浮夸愈演愈烈。1958年6月7日《河南日报》在报眼位置报道了“唐河县湖阳镇民主农业社二亩四分小麦,平均亩产1106斤”的消息。一颗“卫星”升空,引出百颗“卫星”齐放。6月9日,《河南日报》头版二条“小麦千斤丰产,红旗到处飘扬”的大标题下,报道 了唐河县郭滩乡、岗柳乡、长秋乡、湖阳镇、源潭乡平均每亩实产超千斤的消息。6月12日新华社报道了河南遂平县卫星农业社亩产小麦3630斤,放出了史学 界公认的全国第一颗大卫星后,6月20日《河南日报》又在报道唐河县先锋一社谷子生产情况时说:“估计亩产可达11625斤。”8月11日,《河南日报》再次刊发唐河县先锋二社的丰收“喜讯”:“今年种的863亩棉花,计划大面积亩产籽棉4000斤,高额丰产田保证亩产籽棉12000斤,争取15000斤 ”

36.jpg (28.48 KB)

2008-10-11 21:17

  唐河县放卫星放得大、放得高,毕可旦也因“政绩卓著”而被提拔为中共南阳地委委员。南阳地委号召全区学唐河,并组织人们到唐河参观取经。在放卫星的同时,由于强调一大二公、“全民大办”(农业、钢铁、水利、食堂等),正常的生产秩序紊乱了,人们顾此失彼,以至于1958年秋季虽农作物长势良好,但没壮劳力参加秋收,粮食、棉花大量的烂在地里,丰产不丰收,农民的血汗白流了。而更严重的是,虚报造成上级决策失误,1958年夏、秋粮征购任务加大但粮食却征收不到位。于是,上级误认为是下面隐瞒不交,又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隐瞒运动。更可悲的是,唐河县却在此时还作假,使检查人员相信唐河的“丰收”:将“粮屯”下面塞满麦草,上面放层粮食。于是,检查人员终于得出了“粮食不少,形势一片大好”的结论。

37.jpg (17.63 KB)

2008-10-11 21:17

  既然粮食多多,就应继续大量征购,在这种形势下,唐河县粮食大量外调。转眼到了1959年9月,食堂里没了粮食被迫停火。农民开始大量外流和饿死。冬天来临了,人们吃完了仅存的一点粮食,就吃烂在地里的坏红薯。这一切都吃完之后,开始吃树皮,树皮剥光后就吃河里的水草,吃生麦苗、吃大雁屎。当一切能吃的东西吃完了以后,饿极了的人们开始偷外县能吃的东西。重灾区的唐河县一时成了“公社社员都是贼,谁要不偷饿死谁”。有位宁死不做贼的老教师,因不愿偷,一家人活活饿死在家里。从1957年到1960年,唐河县饿死和外出逃荒要饭的多达8万余人。我曾有机会接触过有关年龄的统计,唐河,1960年出生的人极少极少,人们连命都要保不住,哪还有能力要孩子?

38.jpg (35.01 KB)

2008-10-11 21:17

 看着面黄饥瘦的父老乡亲在死亡线上挣扎,农民出身的毕可旦开始头脑清醒了,但为时已晚,他先后五次向上级要救济粮5000万斤,但都因唐河是丰产大县而遭到拒绝。

39.jpg (14.15 KB)

2008-10-11 21:17

  这时,唐河县开始“落后”了,在“反隐瞒”中因工作不积极、唐河县被地区天天“点名批评”。1960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彻底纠正’五风’问题的指示”,接着,中央、省、地委派工作组进驻唐河,认为唐河县农村发生的问题不是“五风”问题,而是“民主革命不彻底,坏人掌了权,导致资本主义复辟”的问题。要对全县人民进行“民主革命补课”。紧接着唐河县召开了全县万 人大会,“拔钉子”,批斗县委委员、书记。通过大量的揭发检举,工作组认为唐河县的班子已“烂掉了”,大批干部被关进特训班,宣布毕可旦停职反省,接受审查。同时,南阳地委决定“杀鸡吓猴”,指示地区公安处首先将淅川县、邓县、新野县4名主要领导逮捕,报省里执行枪决,省里又上报了中央,虽然最后未获批准,但是南阳各县的主要领导都很震惊。

40.jpg (43.46 KB)

2008-10-11 21:17

  毕可旦停职反省后,谣言四起,“死”对于他已不可怕,但他想不通的是,他曾忠实地执行上级的政策,怎么就沦为了罪犯?他向三级工作组和地委领导申诉,但没人听,反挨了训斥:“有什么好谈的?你好好反省吧!”

  毕可旦绝望了,1960年11月20日晚,毕可旦握着妻子的手说:“我对不起党,更无颜面对唐河几十万父老,只有一死方能了却一切”。深知丈夫脾气的妻子刘桂芝见其决心已定,抱住毕可旦放声大哭:“要死,咱们一块死。”

  11月21日,中共唐河县委召开扩大会议,实行“面对面、背靠背”揭发,毕可旦有意站在会议室门口同与会者一一握了手,当时同事们以为毕书记是准备去坐牢而告别。但22日凌晨,毕可旦一家6口人排着队一步步挪向井台,挨个跳进了井里。

  经抢救,只有刘桂芝及14岁儿子毕剑增被救活,毕可旦及3个女儿毕金荣、毕玉春、毕玉英永远离开了人世。1981年,经上级有关方面给毕可旦造平了反。

        在文笔峰下,毕可旦及其家人的故事,是一个特定条件下的历史悲剧。这种事情的出现,用今天的视野去观看、用今天的观念去分析,会有许多的不可思议和不解,但这就是发生过了的故事,这就是历史。

41.jpg (71.03 KB)

2008-10-11 21:17

      当我站在塔西200处,从相机的取景框里观看汉白玉基石映衬下的文笔峰时,我清晰地感受到了人对家庭、社会对历史的相互关联和责任。他在那个漆黑的深夜,握着妻子的手说出了“我对不起党,更无颜面对唐河几十万父老,只有一死方能了却一切”的绝言。他在那个苦凄的凌晨,带着一家6口排着队跳进了那口深井。他把一个沉重的疑团和话题,留给了后人,任他人议论和评说。一个凄厉的故事,随着岁月的流逝离我们久远而去。如今,这个故事随着哪些发黄的案卷,不知尘封在哪个无声角落,即使在如此发达的互联网时代,也只给我们留下了这些痕迹。

 

  评论这张
 
阅读(17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