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60年代,小商人、环保主义者的博客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未有所闻,未有所见

 
 
 

日志

 
 
关于我

一九六十年代生于福建闽西小城长汀,高中之前没有离开过家乡。 经历过厦门大学、景德镇陶瓷学院、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广东石油化工专科学校(现广东石油化工学院)等高校学习、工作,外资厂打过工、香港卖过苦力,现在广东经商。 自以为是有思想的人,不愿做封建统治下的奴才。 对社会的看法:珍惜现在,并不是要忘记过去,记住历史,也不是要清算旧帐,而是要悲剧不重演。

网易考拉推荐

斥巴山魂的文革论调,兼给年轻一代未经历文G的人  

2008-07-17 18:37:16|  分类: 反犬儒、反新左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巴山魂的文革论调,颇具代表性,为让年轻一代未经历过文革的人了解文革,在历史档案没有公开的情况下对其论点一一驳斥!(斜体为其原文)

[i]崛起论坛里海东青之流总是象祥林嫂一样,哭哭啼啼说他们在“文G”时怎么凄凄惨惨地被押送去养猪挖矿种地,但是,当他们不提“文G”时,他们就经常教育他们的学生说:“农民苦啊,你们不要离开土地就忘了农民”,那么,我就想,为什么像海东青之流的这些热爱农民的所谓的“知识分子”,一提到在农村的日子就哆嗦呢?他们有时又赞叹华盛顿立下伟大功勋后不是想着称孤道寡,而是默默回去种田;我就更加迷惑了,为什么人家华盛顿可以回去种田,怎么他们在“文G”时劳动几年就哭啼不止呢?  
他们在谈到“文G”时的遭遇就好象上过刀山、下过火海一样,事实是90%所谓被“迫害”的人仅仅是被开除原来在城市的职务,被安排到基层做教师或其他工作,国家也没有让他们象现在的失业大学生一样饿着;至于开除,古今中外只听说在“文G”时期成了“迫害”,莫非现在中国的各单位不再开除人?[/i]

       文G期间,部分的美名为5.7干校与监狱一样没有人身自由,除了体力劳动外,还对“学员”做如“喷气式”之类的“帮教”,我想巴氏接受过此类“帮教”的话也会和海氏一样“一提XXX就哆嗦”了。我当时还小,看到那些被“帮教”的人还与其他小孩子一样去看热闹,杀猪一样的声音至今仍记在脑海里,多少人为此“自绝于人民”,尸体还要示众几天。
       文G期间如果没有工作,就只能在家吃闲饭,没有任何收入来源,我家是双职工(均为教师),每月约90元收入,因人多也很贫苦,常常盐炒葱下稀饭,在城市无法生活所以要到农村教书(老师有菜地,我不到10岁就开始种菜)才勉强挨过。以现在市场经济的规律来评估计划经济的情况,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

  
按照现在他们的控诉,好象他们在那10年一直就暗无天日一样,众所周知,梁思成这个57年的大右派,72年去世时不但开追悼会而且北京市的最高头们都来了,帽子也早摘了。顾准这个唯一戴两次右派帽子的人,去世前已经在社科院经济所正常上班好几年了,临终前组织也给他摘帽了;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灭绝人性吗?而且,“文G”时的自然科学家,他们还是保证了一定的基本工作条件的,在当时中国知识分子里,从事自然科学的知识分子占80%以上;否则袁隆平也不能研制出杂交水稻,陈景润也不会有那样的成就了;至少改革后中国在自然科学上没有什么成就超过这两样。

       M最厉害的一招就是统战,树立榜样;对那些知名人士(包括一些杀人魔王)反而不杀,对一些与旧政权有一点点关系的反而大开杀戒,使得人人自危、胆战心惊。那个时代的文化人很多都与旧政权撇不清关系(大部分是无限上纲),自然吃尽苦头了!所以个别的统战例子不能代表普遍现象。
       袁隆平、陈景润的成绩与文G更是毫无关系,文革结束至今,中国的自然科学的发展远远超过文G前的N十倍,巴氏不要自欺欺人了。
  
再拿文艺领域来说,按照他们的说法算是“文G”时的重灾区了;“文G”时对文艺的干预过分了,动不动就是上纲上线,但并不是一批评就有人要坐牢杀头什么的;例如贴江Qing大字报的《创业》导演,就没有坐牢,而且一直在拍电影。再说,“文G”时期的文艺批评固然有不足的地方,但是文艺批评不象自然科学那样好准确评价,批评的偏颇任何时代都有;现在对“文G”时期的批判偏颇程度也不逊色,现在对于“文G”则是没有任何辨证分析的漫骂。即使“文G”时期的文艺批判有时很简单化的,但是,当时的文艺批判仍然指出了中国文艺几千年没有能够解决的根深蒂固的问题,例如“文艺是为了什么人服务”等问题,而这些问题在现在的中国更加严重,但是现在的文艺批评都很知趣地捂着。对比之下,“文G”时期的文艺批评未必比现在的文艺批评浅薄。现在他们总是说“文G”时期的文艺批评就是“专制”“恐惧”,可是,现在社会里允许为“文G”时代的文艺批评辩护的声音吗?在报刊上、著作里允许过一篇解释“文G”时期文艺措施的文字吗?对待“文G”时期的文艺批评,现在何尝不同样采取了不允许讨论的态度,现在的这种做法才是真正的专制恐惧。

       我不知道有谁贴江Q大字报而没有坐牢,但一直拍电影就肯定不可能(那10年,新闻电影制片厂的新闻简报不算外全国总共才拍几部电影?),电影导演几个得以善终?文艺批评在那时更是禁区,只有如”梁效“之类的打手而无评论者,除了如郭ML之流的墙头草,老舍自投太平湖,巴金、矛盾等全都封笔。而所谓“文艺是为了什么人服务”只不过是打击文化界的工具而已,群众喜闻乐见的没有了,代之以几出高大全的“样板戏”,文化界的一些败类,对同事残酷打击以示其阶级斗争觉悟高!连党和ZF也要彻底否定文G,如果将文G档案公开,将会有更多黑色的现象曝光。
  
再拿知识分子们说到自己的“冤枉”,无非是说建国初人家怎么满怀热情参加新中国,解放前说过共C党好话。可是象《大公报》、《新观察》的徐铸成、储安平等人解放前骂共C党几十年,所谓的“独立态度”不过是对国M党“小骂大帮忙”,对共C党则积极配合国M党节奏大骂围剿,几十年如此;到1948、 1949年看到自己押错了宝,于是转过头来说几句共C党的好话,这样的知识分子能说他们对革命有什么贡献吗?能说他们拥护新中国吗?他们自己的历史果真光彩吗?
如果仅仅是对历史事实的判断出现立场原因的偏差,那还是至少尊重事实的。但是,现在关于“文G”的历史著作中,全是断章取义、攻其一点,甚至伪造或者篡改历史事实。

  
      《大公报》、《文汇报》、《新观察》等49年之前一直是共CD的同盟者,巴氏说话太无知了。徐铸成、储安平等是以为新中国会像WZD执政之前所说的要成立联合政府,企图与共CD分享权力而沦为右派,可以说反右就是让这些曾经的同盟者清醒头脑,不要做此梦想!


例如,一直以来,他们说“文G”初罗瑞卿怎么被“4人帮”迫害而自残,但事实是林B在整罗瑞卿,而后来罗被审查时生病需要做手术,“4人帮”都很快批示同意,而是林B作梗导致罗留下后遗症。
例如,一直以来我们听说江Qing怎么整贺龙,但事实是林B“九13”事件后江Qing最早向周E来提出“贺龙的案子是不是搞错了?我们党被林B弄得快没有一个好人了”。  
例如,一直以来我们知道刘S奇因为建国初说“剥削有理”而被错误批判,说刘S奇是当时为了天津市工业尽快恢复。但是“文G”时期公开披露的档案里却有刘S奇的一些现在读不到的谈话。如1951年5月13日,刘S奇在政协全国委员会民主人士座谈会上说:“资B家先生,我请求你剥削一下,剥削一下我就有饭吃,老婆孩子就能活下去”;又说:“你们资B家能够代表大多数人民的利益,代表社会进步的利益,你们比共C党更进步,更好。比工人更高明,觉悟更高。资B家不是惟利是图,是为人民服务,有进步作用”;当国家开始公私合营时,刘S奇说:“雇工、单干应该放任自流,流出点富农来好雇人种地不要限制,是合法的,对穷人也有好处”;当湖南省宁远县开始土改时,刘S奇给他被划为地主的七哥通信说:“中央已令各地停止退押,退不起的可以不退。中央已决定今年秋后分田,不动富农的土地和财产,七哥不会受什么损失。以后做富农,雇请工人种地,这是合法的,不会受到大的斗争的,所以你们以及其他的人家还可以雇请长短工 ”;1952年7月29日,刘S奇对将出国的留苏学生说:“你们留学,就是讨小便宜吃大亏,但学成后就是吃亏的人挣大面子”。一个显然的事实是,“文G” 时期已经披露的一些档案现在已经不能被公开披露,反而摘抄一两个语句的所谓“历史资料”被当作“文G”历史的真实。


       林B与4人帮之间、刘SQ的事的GCD内部斗争与文G期间人民所受的苦难是2个话题,在此不能混为一谈。

   
因此,在“文G”后开始接受教育的一代就感觉到,现在由像海东青之流他们介绍的“文G”历史,其实都是以他们自己的利益出发进行加工过的“文G”历史。要海东青之流给后人一个真实的那个时代几乎不可能。 我们没有必要为海东青之流的什么苦难史感动不已。

      文G对中国、中国人民和中国GCD都是一场灾难,如果档案公开,就会更加暴露出M晚年(或者说他当上 皇D后)的罪恶!
     可以说反右是对付曾经的同盟者,在党内还有支持者;那么,文G就是对付自己党内的同志!因此现在GCD只说反右扩大化,给右派摘帽子,而对文革则是彻底否定!

     只有无知者才会相信巴氏的言论。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