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60年代,小商人、环保主义者的博客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未有所闻,未有所见

 
 
 

日志

 
 
关于我

一九六十年代生于福建闽西小城长汀,高中之前没有离开过家乡。 经历过厦门大学、景德镇陶瓷学院、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广东石油化工专科学校(现广东石油化工学院)等高校学习、工作,外资厂打过工、香港卖过苦力,现在广东经商。 自以为是有思想的人,不愿做封建统治下的奴才。 对社会的看法:珍惜现在,并不是要忘记过去,记住历史,也不是要清算旧帐,而是要悲剧不重演。

网易考拉推荐

转:儒学就是当权者的壮阳药  

2008-05-01 19:34:20|  分类: 反犬儒、反新左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表时间: 2007年12月28日 19时34分         评论/阅读(51/4870)

本文地址: http://qzone.qq.com/blog/240998286-1198841648

儒学似乎又要成为显学了。

以蒋庆为代表的一帮人,最近屡屡在各地活动。活动的照片,多发在互联网上。仔细看了他们的活动照片,不外乎以下内容:其一,穿上据说是古代儒者的服装,长袍大袖;其二,磕头和作揖。这一系列举动让人联想到,所谓复兴儒学似乎就是“多磕头、少说话”,就是现代版的跳大神了。

按理说,人人都有活动和言论的自由,要求复兴儒学的这帮人也是一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了那种故作高深和一本正经的照片,在这个什么都可以戏说的时代。那几个磕头作揖的现代圣人,让人感觉特别郁闷和压抑。——儒学,就是驭人的登龙术,就是等级之学、研究人高低贵贱的学问。在各种思想碰撞日益激烈的今天,有些人应对乏术,于是开出了复兴儒家文化的药方,要把儒学的一套全部搬出来,大谈王道、等级和服从,不能不说是用心良苦。只可惜,在尊重个人价值和个人权利已经成为世界潮流的今天,这一套说教,究竟还有几个人愿意相信和接受?这种打着继承传统文化为幌子为历代帝制和专制张目的学问,究竟还能哄骗的了谁,就不得而知了。  

儒家学说,至少有两样东西惹人反感。其一,是对等级意识和权威的绝对强调以及对人性与人权的漠视;其二是意淫之学,或者说是捂上眼睛说瞎话的学问,就是摸人屁股的混帐学问。

等级意识的问题就是为专制张目的问题,批判这个东西的人已经够多了,似乎没有再说的必要。但是不客气地说,如果所谓新儒学复兴仅仅是走走形式,穿穿古人的衣服、磕几个头也就罢了。假如真的有人立志要把古代乱葬岗子里的那一套搬出来,则毫无疑问是一帮神棍和民族的罪人。这种传统,还是不要继承的好。毕竟,中国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科学与民主的道路。

下面说说意淫之学。儒家学说很是刁钻,利害就利害在他们摸人屁股的技术。长期以来,儒者们习惯于为当权者摸屁股,使之兴奋,从而利用他们,达到自己趋炎附势和狐假虎威的目的。比如对等级的绝对强调,对女性权利的严酷打压。  

儒家所津津乐道的王道乐土,是一个金字塔形的社会。那高居于塔尖上的,就是皇帝老子。儒者告诉当权者:全天下的人都是你的牲口,全天下的女人都是你的泄欲工具。普天之下,你想怎么折腾就怎折腾,反正都是你老哥的后花园。

——这样的怂恿,实质就是在教当权者学坏,鼓励他们公开犯罪。而在鼓励统治者犯罪方面,儒者颇有利器可用:其一,是为尊者讳;其二,就是鼓吹君权神授;其三,则是鼓励当权者杀人。“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有了这种支持,古往今来的一把手们做起坏事来就没有一个脸红,没有一丝歉疚。杀人放火,无所不用其极。

儒学就是当权者的壮阳药。当权者的控制能力稍弱的时候,儒者就端出君臣大义和江山一统的学问来忽悠人。直到把当权者的性趣忽悠出来,把下人们忽悠得服服帖帖为止。——这样的学问,在皇权大行其道的社会,想不成为一种显学都不行。

数千年的中国史,固然可以说是皇帝的家史和全体国民的非人史与受难史,更可以说是儒者摸当权者屁股、教全体国民做奴才从而自己分一杯羹的历史。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儒术的全面复兴之日,就是全民族全社会倒退之时。

——想当初大流氓刘邦凭下三滥手段夺得了天下之后,一帮功臣吆喝着要求分一杯羹,刘邦感觉左右为难。这个时候,山东出了个叫叔孙通的人,带领一群儒者制定了一套勃起之术——某一天,朝廷举行典礼,大批文臣武将依次行礼唱诺,直把个流氓刘三儿弄得舒舒服服,真实地感受到了专制和皇权的可爱了。刘三儿因此感激地说:“叔孙通真是圣人啊。”

儒术的社会功用由此可见一斑。

在对待传统的问题上,王小波的夫人、社会学家李银河曾经说过一句话,原话记不很清楚了,大意是说:继承传统文化必须在批判的基础上进行。这个观点当然不是第一次被提出来,但是就现实而言,具有非常的意义。

传统的所谓国学乃至儒术,因为西学东渐的缘故,市场正在逐渐萎缩。而打着振兴传统文化的幌子把儒家学说再一次推到前台,则恰恰说明了面对这种现实的无奈和尴尬。毫无疑问,传统文化必须被继承下来。这个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继承的应该是精华而非糟粕。传统文化中间,究竟有多少是精华、多少是糟粕?剔除专制思考、等级意识、迷信观念之后,能够重新让人为之一振、闪闪发光的东西究竟有多少呢?实在不太好说。这样说来,所谓继承传统,实在是一件艰巨的工程。其核心就是,如何厘清精华与糟粕,为今人与后人提供一种可以操作的范本。

毫无疑问,那种只会烧香磕头的传统、只会匍匐于地任人宰割的奴才之学,当在首先的剔除之列。而继承传统文化本身,则必须站在全人类文化的大视野中进行。这种工作,需要大智慧和非凡的鉴别能力,而当务之急,则在思想界的开放。那种试图将儒教回归为“国家文化权力中心”的所谓继承,除了惹人唾骂和引起反感之外,不会有什么别的结果。

至于靠摸皇帝老子的屁股得以生存的那些可怜虫,则是一群标准的垃圾,早日扫除为妙。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